<p id="1odm1"></p>

  • <optgroup id="1odm1"><em id="1odm1"><del id="1odm1"></del></em></optgroup>
  • <optgroup id="1odm1"><em id="1odm1"><pre id="1odm1"></pre></em></optgroup>

  • <span id="1odm1"><output id="1odm1"></output></span>

    <span id="1odm1"><blockquote id="1odm1"></blockquote></span><track id="1odm1"><em id="1odm1"></em></track>
    1. 學生風采

      胡清揚:以我之名,冠你之姓

      發布時間:2018-04-23    閱讀次數:4659

      胡清揚,杭州高級中學2005屆畢業生

                    杭州啟正中學2002屆畢業生

       

       

      25.jpg


      2017年10月-至今

      北京高壓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

      2016年9月-2017年10月

      斯坦福大學博士后

      2014年12月-2016年9月

      卡內基華盛頓地球物理研究所博士后

      2009年8月-2014年12月

      喬治梅森大學博士

      2005年9月-2009年8月

      北京交通大學學士

       

      2016年中組部第13批青年千人,2017年入選中國科協科學技術傳播中心中國十大新銳科技人物,主要從事地球內部礦物學的研究,目前已在《Nature》、《NatureCommunications》等知名雜志發表論文24篇,獲得IUCr青年科學家稱號。

       


         

       

             我與杭州高級中學(杭高)有著不解之緣,1999-2002進入杭高的民辦啟正中學上初中,2002-2005年在杭高完成高中三年學習,前后六年不長不短,且已經過去快10年,但是對我世界觀的形成和將來的工作生活都有著重要的影響,可以說這幾年我學到的東西、獲得的感悟,一直使我受益。

              啟正中學是我的學業啟蒙的地方,剛入學的時候的初中三個年級一共只有8個班,可以說是規模相當小的學校了。由于學生不多,在當時可以說享受了一下小班化教學。至今依然記得初中英語老師的嚴格教導,在英語課上每個學生依次起立背誦課文,最后僅有一成不到能全身而退,剩下的學生就回去接著磨礪把,正是這種負責的教學態度,樹立了我們這一批學生嚴謹的學習態度。我這種做學術的確實需要嚴格要求每個工作步驟,現在想來確實離不開啟正從小的培養。

      26.jpg

      啟正中學同學會合影



      我2002-2005年在杭州高級中學(杭高)完成高中三年學習,這段學業生涯雖然很短,但是對我世界觀的形成和將來的工作生活都有著重要的影響,可以說這三年我學到的東西、獲得的感悟,一直使我受益。

      杭高的包容性令人印象深刻。幾乎每所高中都會有自己引以為豪的特色,但當這些特色與升學率、上線率等指標相抵觸時,往往后者為先。這當然可以理解,但杭高樂于“網開一面”。杭高也在乎這些排名指標,這是對每一位學生盡責,但源于這所百年學府的包容性,杭高愿意尊重每一個學生獲得快樂的方式,包容人與人之間的不同。學生往往有自己的個性,有所擅長的科目,就我個人經驗,杭高是為數不多的能夠把課余時間的選擇權交給學生自己的高中。課余時間的安排只要是健康的,杭高便不會介入太多。高二那年暑假我開始訓練無線電定向,這是一種通過無線電信號的強弱尋找地標的運動,當時GPS的應用遠沒有現在這么廣泛,這種運動主要考驗個人的空間定位能力和對數字信號的敏感性。定向運動的興趣小組里除了我,還有一些同是準高三的同學,在這個升學關鍵時期,參加這項體育活動依然獲得了老師的理解和鼓勵。雖然這項課外活動花費了一些假日的時間,但學生的選擇還是獲得了學校和老師支持,在一個充滿升學壓力的社會環境,這種對每一個學生個體興趣的包容難能可貴。

      27.jpg


      杭高高一軍訓合影


      教書育人除了傳授知識,也傳授做人。成人之前高中三年的最大收獲是讓我找到了一種學習的方向感。高考也許是成績決定命運,可是跨過高考之后的方向在哪里呢?對于每個高中生來說這樣的問題根本不存在,因為高考就像是一面高墻。在杭高,老師們不但告訴你怎么翻過這面墻,更會介紹墻外的世界。畢竟三年一晃而過,當這面墻突然處于身后時,我們就得自己找尋一個目標。感謝當年的老師和同學,課堂上我們學習地理知識,課外還有機會進入杭高的天文臺觀測星空。如今我在地理地質科學上做了多年研究,依然朝著能夠找到以自己姓名命名的礦物而努力,就像當年杭高命名了自己的小行星一樣。有了這種方向感,在各種誘惑下才不至于迷路。就算沒有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考試選拔,依然有動力為自己的目標去做一些事情。最近過世的物理學家史蒂夫霍金說過一番話我覺得挺有道理:充滿希望的旅途比達到終點更美好。即使是在終點,看到風景也比不上一路走來的美麗。


      杭高是我青春所在的地方。三年時間很短暫,老師同學之間的嬉笑趣事依然歷歷在目。有高一時一起互相吹牛吹捧的老同桌,如今他已在教育行業披襟斬棘開創自己的公司;那個風趣幽默,但該正經的時候比誰都認真的班長,現在已是一顆政界新星;班主任老師已得桃李滿天下卻依然顯得年輕有朝氣,十幾年過去在她身上仿佛就是一瞬。還有很多時常想起的老同學,筆墨所限不能一一列舉,他們大都已經成家立業,成為各行各業得佼佼者。能夠擁有這樣美好得記憶,是我的幸運。



      杭高主校區處于鬧市之中,但是鬧中取靜,處處透露著文化氣息。自習之余進入圖書館前的庭院,還能撫摸到百年前鐫刻的石碑古跡。這也許就是杭高獨特的文化味道,包容大氣,底蘊深厚,學到了科學知識的本分,也能接觸各種為人處世的道理,我想這是我畢業多年之后,我依然會時時想起,令人懷念的原因吧。

       


      附件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