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1odm1"></p>

  • <optgroup id="1odm1"><em id="1odm1"><del id="1odm1"></del></em></optgroup>
  • <optgroup id="1odm1"><em id="1odm1"><pre id="1odm1"></pre></em></optgroup>

  • <span id="1odm1"><output id="1odm1"></output></span>

    <span id="1odm1"><blockquote id="1odm1"></blockquote></span><track id="1odm1"><em id="1odm1"></em></track>
    1. 學生風采

      蔡為屹

      發布時間:2018-06-25    閱讀次數:2649

      蔡為屹

      杭高2011屆

       

      簡歷:

       

      2011-2015 圣約瑟夫大學(Saint Joseph’s University)傳播學和藝術史雙專業
                   最優等榮譽(Summa Cum Laude)畢業

       

      2015.6-8 美國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視覺新聞實習,在設計部(design)與圖像新聞部(graphics)兩個部門分別工作

       

      2015.8 - 2016.6 任華盛頓郵報設計師及圖表編輯

       

      2016.11至今 路透社(Reuters)圖表與數據可視化編輯,負責數據新聞、互動新聞設計

       

      獎項:

      參與了2018路透社獲得普利策獎的菲律賓杜特爾特的反毒戰爭專題的視覺設計

      2018數據新聞獎(Data Journalism Awards)年度最佳數據可視化(5月31日正式揭曉)

      2018第26屆Malofiej國際信息圖表獎專題類金獎、銅獎及人權類最佳項目大獎

      2017第25屆Malofiej國際信息圖表獎社交圖表類銅獎

      2017-18第38,39屆國際新聞媒體視覺設計協會(SND)最佳數媒設計獎優秀獎多個

      2016第37屆國際新聞媒體視覺設計協會(SND)最佳數媒設計獎銀獎

      2016第37界國際新聞媒體視覺設計協會(SND)最佳新聞設計獎優秀獎

      2015英國凱度“信息之美”大賽(Kantar Information is Beautiful Awards)小型可視化類銀獎

       

      屋頂的天空是我們的,放學后夕陽也都會是我們的,不會再讓步更多了……”

       

      2008,五月天發行了《后青春期的詩》,那一年的我剛踏入前青春期不久,踩著分數線來到了想望已久的杭高。2018,五月天開啟了人生無限公司,而我慢慢步入后青春期,在離杭高千里之外的地方做著十年前的自己無法預料到的事情。

       

      十年后回頭看,依然記得當時過渡期的迷茫與失利,依然記得在考卷教室跑道籃球場之間的矛盾,但在記憶里沉淀下來的,不再是分數與排名,而是“那一年天空很高,風很清澈,從頭到腳趾都快樂”的感覺。數理化考過不及格的我沒有本錢吹噓學習成績與方法,沒有經歷過高考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我也沒有資格談論寒窗與苦讀,但杭高在我心中根植下了“眼界”二字,它們就像五月天的歌聲一樣,一直陪伴我走到了今天。而我要感謝杭高的,正是她帶我走出了時間、書本以及地域的局限,讓我看到了我頭頂的這片天空,可以很高很遠很大。

       

      來到的杭高的第一課,便是校史。時間久了,校史似乎變成了老生常談的內容,但能與魯迅、徐志摩、郁達夫等以及51位院士的名字有所關聯,把杭高人的眼界從三年延伸到了百年,從“我能上哪所大學”延伸到了“我能做怎樣的人”。文化與歷史的積淀難以名狀無法度量,它既沒有變成成績單上的分數,也沒有變成通訊錄里的號碼,但所謂“內涵”與“氣質”便是在潛移默化中形成的吧。它或許變成了書架上紛繁的書籍,又或許變成了一張張博物館的票根。在過去這幾年里,我有幸走過了世界各地不少城市,發現一座有歷史的城市和一座沒有文化積淀的城市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是不一樣的,就像杭高人在貢院三年的熏陶后也有帶有一種不一樣的氣息。我無法言明這到底是怎樣的一種“不一樣”,但我知道不論你學文學理,它都是你一生受用的。

       1529917391892866hp4A.jpg

      培養一個有氣質的學生要比培養一個可以考滿分的學生難得多卻又重要得多,而杭高從未忘記也希望她永遠不要忘記一個學生不應該只被埋在考卷之下。在初中時我曾是學校的活躍分子,任學生會主席等各種職務,但從普通公辦初中來到高手云集的重點高中,我一下子感覺似乎有些脫節,覺得自己需要在書本上花更多時間而忘記了書本之外的追求。一段掙扎后我終于沒有抵住“誘惑”,加入了學生會。通過學生會,策劃紅五月,籌備成人禮,組織競選,讓我認識了各個年級很多有意思的同學,也在學生會辦公室的進進出出里找到了自己的在校園里位置,更使我下定決心在大學里要積極參加各種社團活動。正是通過在大學參與學校校報的工作,我發現了我對視覺傳達的興趣并帶我走向了數據新聞的道路。

       

      而若沒有杭高第一次把我帶出生我養我的杭州,也許我不會找到足夠的勇氣前往異國讀大學。高二的時候有幸參加了杭高和波士頓多佛舒博爾學校的交換活動,17歲的我跟著杭高的老師和同學第一次踏出了國門。在對方學校我看到了完全不一樣的教育方法,在物理課上學生動手做吉他,在課后投身各自選擇的體育活動,而在學校之外的旅行更加深了我對遠方的向往:在波士頓我看到了歷史和現代的完美結合,在紐約我看到了混凝土鑄成的美國夢,在舊金山我看到了陽光海水與藍天的完美融合……我把我看到的想到的一一記錄下來編輯成了我的第一份出版物,現在想起來視覺傳達的種子早就在我心里種下。

       

      所謂人生,便取決于遇見誰……”

       

      因為有師大附中,阿信遇見了怪獸遇見了石頭遇見了瑪莎,才有了今天的五月天。而我的故事也因為遇見了杭高而變成了現在的樣子:因為杭高,我看到了也許我成不了文化的先驅但我可以仰起頭朝著他們的方向前進;因為杭高,我看到了也許我不是鳳毛麟角上不了北大清華但我依然可以在別處找到成功;因為杭高,我看到了也許我踏不遍世界的每個角落但我可以跨出自己的安樂窩去四處闖蕩……

      152991742913791695A7.jpg


      附件下載
          

      上一篇:陳淙

      下一篇:沈熳婷

      返回